分类 others 下的文章

年少的时候留下的执念,特别深刻。
我的路径和你差不多,中学的时候喜欢上女孩子。
那时候我喜欢打游戏,我家庭条件还不错,父亲那时候刚准备置办工厂。
初中的时候读书有个执念,边读边玩。
我记得那个时候分座位吧,你考不到年纪前两百左右老师是不会把你堆到那群好学生里面的。
后来不知道怎么的,分班了女孩子走了。我也就开始无所谓了,后来高中是花钱读的择校。
反正我也挺有自知之明的,不是一个世界(我那时候基本放弃读书了。),然后高中的时候开始还好些。
努力了一段时间,但是游戏这个东西我还是一直在玩,每周回家通宵两宿吧。
大脑就愚钝了,高中数学就跟不上。通宵吃炸鸡,不修边幅活脱脱的胖成两百斤的胖子。
后来就读到高中毕业了,虽然基本没在学校过。但是奈何脑子还可以,始终是给我读了个大专。
后来了解到那女同学也没考好,我当时心里那团死灰就复燃了。
当时托福考试也考过了,准备出国读书。
后来阴差阳错申请学校的时候只拿到一个前一百的学校,当时就没想那么多放弃了。那时候我有个机会去当游戏主播,然后当了大概大半年。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的操作和反应开始下降,跟以前熬的夜有关系。我妈反正有关我辍学的事情都不让我干,然后逼着我去读书。当时,主播做的没什么起色也就是万把块的样子。
而且当主播确实很伤身体,当时在火猫直播CSGO比赛解说。合同都寄到家里了,最终决定不走下去。

我以前吧,玩毒奶粉和联盟的时候喜欢在52pojie上面学逆向工程,其实是很菜的水平就是搜中文打断点。以前我感觉那些技术老哥很喜欢当人师傅,就跟着别人白嫖怎么学ce做dll。然后再是注入,加壳。然后有段时间对黑网站特别感兴趣就研究注入,后来找了份工作。那个时候大概算是顶薪了,公司还给我配车了。后来因为跟后来的管理层有分歧,我当时一直是游离在公司外做业务管点人但是我实际上很少去公司。

公司被其他公司合并之后,我就回归校园了。不得不说我妈和导员是真的是对我很好,推荐我先休学。
然后我复学之后,在学校里面就折腾python=>go=>cpp。三年里面看了三十几本技术书籍吧,然后再加上我当时在学校学的是网工把理论这一块补的七七八八。

后来,想着去把女孩子追过来。那个时候我听说是女孩子大学里面有男朋友的,我当时还问过如何挖角的问题。当时,我真的迷之自信。想着去追女孩子,其实那个时候减肥还未成功,也就那样算是个屌丝。
偶尔想想如何追女同学,主要是自己不敢再贸然行动了,失败了就蠢透了。
<<“薛定谔的猫”般的爱情。>>
干脆躺平,现在早就佛系了。
“有缘自会相见。”
表白,遂卒。

然后毕业干远程,一点一点五千,六千,到现在上万。然后上半年币圈,直接送掉十几万的积蓄。其实暴雷的时候真的心如死灰,以前总想着那些老股民倾家荡产是什么感觉。那次高点的跳水我是真的体验到了市场的离谱,我自认做韭菜的那么多年里面。在美股一千五百美金买期证,到一万美金。家里书柜的操盘术早不知道翻了几遍,证券分析还有国富论和资本论杂七杂八十来本书。让我终于知道为什么,那群巨头都不买入虚拟货币。币圈的盘面看起来很大,但实际上大部分都是死盘。他要丢进去砸盘拉高就是非常随意的事情,大部分的货都被人遗弃,丢失了。

“活着就是个教训,麻了这就是狗日的人生。”